页面载入中...

抢着读书、八百人从军、打伞睡觉 这是真实的西南联大

  国家图书馆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主任、国家典籍博物馆馆长饶权,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刘跃进,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郑振铎先生之孙郑源,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郑振铎研究专家陈福康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国家文物局办公室主任解冰,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张志清,郑振铎先生孙女郑婕及其他家属代表,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李致忠,以及相关专家学者等80余人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由国家图书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魏大威主持。

  饶权在致辞中回顾了郑振铎先生一生致力于祖国文化遗产抢救与保护所作出的伟大贡献,以及“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开展以来在古籍的整理、研究、保护和利用方面所取得的重要成就。他指出,我们必当以先生为楷模,更加珍爱祖国的文化遗产,坚定责任担当,努力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我家是世家,从爷爷辈到父辈,都是搞曲艺的,从小我就受这个氛围的熏陶。旧社会艺人没有地位,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下九流”这话外面人说得不多,净是咱们艺人自个儿这么说,确实心酸。

  我生在天津,后来跟着家人到沈阳。外祖父王福义是最早闯关东的那批民间艺人,我母亲唱大鼓,父亲是弦师,小时候我就在后台扒拉着看———那会儿艺人们演出都不卖票,说完一段书,拿个小笸箩,下去给人敛钱。一段书三分钱,“捧场了捧场了”,就这么喊。人家爱给就给,不给钱也没辙。当时我心里觉着,下不了一个好词:这跟要饭也没啥区别啊,我可不愿干这个。

  解放后我也大点儿了,想的是念书考学。1953年高中毕业,东北工学院和沈阳医学院都给我寄了录取通知书。我想当医生,穿个白大褂,戴个听诊器,往屋里一坐,多绅士啊,起码不受风吹日晒。可是赶上得场大病,上不成学了。家里人说,你还是学评书吧。

admin
抢着读书、八百人从军、打伞睡觉 这是真实的西南联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