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澳大利亚媒体卖力反华:谁支持中国就是“有罪”

  书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论卖书,实体书店无法跟网络渠道去竞争。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所谓网红书店其实是一种行业转型和探索而已。纸质图书阅读受到手机阅读等各种挑战,图书本身的盈利必然不能承担“维护颜值”所需的费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为网红打卡地、咖啡馆、艺术馆、科技体验馆等,书店探寻新的模式盈利,不仅提高书店的“造血”功能,还拓展了书店文化的发展空间。

  最近,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来南京说,不愿意被称为“网红”,因为快速碎片化的网红文化虽然被大众需要,但稍纵即逝,还是通过实践、积累、交流所积淀的文化更被大众需要。图书界人士也认为,始于颜值,但不能止于颜值,过度依靠文创产品、餐饮供给、营销策划的套路,只追求成为一时的“网红”注定难逃过气的命运。留住读者,不能光靠“颜值”和“副业”,更要靠内涵。书籍和阅读,才是书店的灵魂。打卡、拍照、撸猫这样的题外之意,不能代替书店本身的阅读和交流的功能。只有回归书店本身的价值,才能让书店真正持久地获得网红化效应。

  来源:中国文化报

  距离1981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根据敦煌壁画《鹿王本生》出品动画片《九色鹿》已经过去30多年了。我们再一次看到敦煌壁画被做成“敦煌动画”,是在陈海涛和陈琦的作品《舍身饲虎》和《降魔成道》中。

  “大片”“朋克”“口红”,这些时髦的词汇如何与有1650多年历史的莫高窟产生关联?陈海涛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对这座曾令张大千、常书鸿等艺术家为之动容的254窟,进行了现代阐释。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澳大利亚媒体卖力反华:谁支持中国就是“有罪”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